里脊生菜卷饼

你们的朋友里脊长时间出现在
推荐却不更文,正常。
给点建议,慎fo。
是爬墙爱好者啊。

【喻黄】ANCHOR

       建议搭配BGM使用,BGM如题。
又名《喻文州先生划水的一天》
是个划水的作者,内容也是划水。

       “ 喂,喂,喂!起身咗!喻文州你呢个懒家伙,起身!听到冇?!”
       手机在枕头下嗡嗡响,起床铃音量被喻文州提前调小,黄少天元气十足的声音也抵不住喻文州困意来袭。
       啊,黄少天真烦。
       喻文州翻个身,从枕头底下摸索摸索出来了手机,指尖随意划开锁屏,手啪叽地按了上去,闹钟终于停了。
       手机咔地锁上屏,被随意地丢在一旁。几分钟后又响起来了,是黄少天打来的。
       喻文州痛苦地闭上眼睛,又睁开,趴到床的另一边去拿手机。
       “喂……” 
       “文州文州!醒咗冇?我当堂就返去咗!”黄少天那边能听得见嘈杂的人声,显然已经出门了。
       “醒咗,你点翻嚟啊?飞机还系火车?”喻文州堪堪打  了个哈欠,视线已经清明,抬头看墙上的钟,时针已经稳稳的指向了十,即使是周末,起得这么晚也不应当。
       “火车!去领票咗哦,人真系多。”黄少天向他抱怨,又远离手机不知向哪喊了一句“喂喂,别挤啊!”
       “嗰,少天,我先挂咗哦,睇你嗰边唔太就手呢。”喻文州轻笑一声,把手机放在柜子上,伸了个懒腰。
       “好好好,那文州我先挂了啊!”电话那边的黄少天还是急急地说了一声,然后兀地挂断了电话。
       喻文州揉了揉太阳穴,刚睡醒就被黄少天炸了一顿对他来说也不好受,即使已经习惯了。
       嘛,在一块这么多年了,能不习惯吗?
       喻文州把亮着红灯的手机插上数据线,放到床头柜上充电,捞起床尾的衣服从头上套进去,然后又规规矩矩的整好。他可不像黄少天那个冒失鬼,扣子系岔了也不管就跑下楼吸猫。
       走到房间一侧的落地窗前,拉开两边厚重的帘布,阳光一下子冲了进来,照的整个房间暖烘烘的。喻文州把精致的帘布绑好,看着窗外明媚的天气,手指一嗒一嗒地敲在手背,想着中午要吃什么。
       真的好难选啊,都想吃诶。喻文州在心里默默地纠结着。
       整理好了自己一天的吃食后,喻文州明显心情愉快了许多,不管依然电量告急的手机的特别关心的提醒,转身就钻进了卫生间。
       喻文州穿着毛衣,手插在绒绒的口袋里,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倒不是他自恋,今天黄少天也就从外地回来了,他也真真不想再被黄少天揪着领子质问他为什么不好好吃饭怎么怎么地了。
       不过,黄少天踮起脚晃啊晃的,还真是可爱。
       喻文州已经收拾好了浴室,头发也不擦,沾了水倒是服服帖帖地挨着额头。
       他终于有时间去拿手机了,刚刚点开,就是满屏的黄少天的信息。
       从刚开始的“文州文州,我给你说,我已经上车了。”“哇塞,我旁边坐了一个靓女诶嘿嘿,不过文州你可别吃醋。”
       到后来的“喂喂喂,喻文州你还在吗?”“喻文州!你是不是不爱我了!为什么不回我信息!!!”
       喻文州还是简简单单的给他回了几个字,生怕他再胡思八想,说不定就怀疑他跟着叶修走喽。
       “在呢。”
       “那你为什么不回我?”
       黄少天发了个动画表情,张牙舞爪的,表情很是凶恶。
       “黄少天同志,我也是要洗漱的啊。”喻文州回答的义正言辞。
       “还不是因为你起的太晚了,十点,十点才起床! 十点我都已经出门了!!”黄少天回的飞快。
       “呵,那也不知道是谁半夜给人打电话问好。”
       “我,我睡不着嘛。”黄少天少见的缄默,真·心虚。
       “行了,少天,吃饭了吗?”喻文州还是决定结束这个话题,一看表,已经快十二点了。
       “没呢。打算待会儿泡面。你呢,吃什么?不许吃外卖啊!”后面又发了个表情包,那只狗就透过手机屏幕盯着他。
       喻文州忽然就觉得好笑。
       “嗯,不吃。”
       “昨天的红薯丸还没吃。”喻文州把手机塞进衣兜,起身进了厨房。
       “文州啊,你一定要好好吃饭。听到没!”
        喻文州没吱声,他知道黄少天会有下一句的。
       “最好是能再帮我煮板栗,行嘛行嘛行嘛。”接着又是张黄少天嘟着嘴的照片,角度不错,天气也好。人,更好。
       喻文州咧嘴笑了。
       “行啊,你回来的早我就给你煮。”喻文州发完就转身拉开了冰箱门。
       哦,还有板栗和山楂糕。喻文州伸手把保鲜盒里的红薯丸拿出来,偏头有看见了门上的半袋板栗,一块掂出来放在案板上。
       “我我我马上就回去了,就再等我到三点。”
       “不不不不,四点吧。”
       “行的呀。”喻文州回的敷衍。
       “那行,文州我就先泡面啦。再等等就赶不上接水啦。”
       黄少天终于消停了。
       喻文州把手机放到一边,把红薯丸从袋子里倒进碗里,放到微波炉里微微加热。
       蹲下来打开橱柜的门,把最上面的小锅取出来,放到台上,倒点水热起来,再把板栗都扑通扑通地倒进去。
       手机倏地响了一声,喻文州没在意,正握着棉布把碗端出来,放在桌上时发出一声闷响。
       说不在意也是假的,喻文州坐在椅子上,靠着桌子,点开手机屏幕。
       “文州,发一张自拍呗。不许问我为什么!!!”
鬼知道黄少天又在搞什么,去过王杰希那儿一趟,连思想都跟王学了?
       心里默默埋怨,手下却扒拉出一张自拍给人发了过去,口嫌体正直说的可就是喻文州这么个人了。
       喻文州无可奈何,叹了口气。
       “我想你了。”
       “www”黄少天可能被盗号了,发了个每个符号都体现了他所为不屑的少女心。
       “行了,早点回来吧。”喻文州是真饿了,一来一回发信息的时间就把满满一碗红薯丸儿吃完了。
       黄少天也没回他。
       喻文州坐那又等了他两分钟,盯着屏幕。
       没回,还是没回。
       算了。
       喻文州把锅里的板栗盛出来,放到微波炉里。坐在沙发上,瞅了瞅表,才一点出头,时光难度啊。
       喻文州窝在沙发里,打了个哈欠,叭叭嘴睡了去。
       黄少天可是个要搞大事的男人,喻文州你就这么放心吗?

       喻文州感到凉意,悠悠转醒,眼皮跳了两下,手机在桌上疯狂震动,疯狂刷新它的存在感,提醒喻文州有大事了。
       哦,这该死的预感。

黄少天huang-V
“这位先生,看你眼圈加重,面目憔悴,想来必定是命里缺我啊。”
附上【喻文州的自拍】

      下面评论疯狂的刷喻黄,cp粉幸福到爆炸了。连职业选手也来掺和一脚,纷纷艾特喻文州,什么时候公开。叶修首当其冲,喻文州这拱的一手好白菜啊。
       喻文州更无奈了,黄少天这行为真孩子气。手下打字“那,共度余生?”
       屏幕上反映的笑容再也掩饰不住了,黄少天,这人俏皮话说的就是张口就来。
       偏偏喻文州就是吃他这一套。两人啊,都是口是心非的主儿。
       不管几秒钟后嗷嗷叫的粉丝和众多吐槽、怜爱集一体的黄粉,喻文州退了微博。

       也该出去走走了,顺便再把家里那口子领回来。
       “喂,喂!喻文州!我到了啊!”刚到楼下,黄少天就打来电话。
       “嗯,好,我在哪见你?”喻文州都不知道地自己的语气里少有的急切。
       “唔,我这边也打不着车,你来广场接我吧?”黄少天说话模模糊糊的,看来是带着口罩。
       “好,东门见。”喻文州说完想挂了电话,又迟迟没按下挂断键。
       “OKOKOK我先挂了啊,这儿不能久待啊。”黄少天倒是一贯的,没有点儿情趣,就急急地挂断了电话。
       好吧好吧。喻文州无奈。又上楼取了车钥匙,汽车一甩就出了小区门,向着那个方向。

       “诶呦喂,喻文州怎么还不来还不来啊,我都快冻死了。”黄少天匿进个小角落,“可别再遇见个粉丝了。”
       “诶诶诶?”黄少天猛的被人拍一下,声调变了几个调。
       “是我,少天”喻文州的脸倏地出现在黄少天视线里。
       “吓死我了啊你,是不是想谋害我堂堂剑圣?”黄少天松开拉着围巾的手,握成空拳锤了一下喻文州。
       喻文州一下子就搂住了他,下巴抵在黄少天肩窝上,向他耳边说:“我想你了。”
       湿热的气息打在最敏感的地方,黄少天一下子就僵住了,任喻文州吻住自己。
       “知道了知道了。”黄少天嘟嘟囔囔的说。

       真是的,遇见你以后,什么俏皮话都说不出来了。

PS:开头的几句粤语是我用百度翻译器翻译的,不要吐槽。
此文送给 @狂生_

是想到一个梗了。
喻文州退役后去给黄少天买糯米藕,被小迷妹结伴发现了。
被缠着要签名,只好抽出装饰用的钢笔签啊。
好容易把小迷妹打发走啦,黄少天又裹着毛绒绒的围巾过来,两个人一块围着。
走着走着,黄少天突然让喻文州给他也签个名。
喻文州没办法啊,笔没水了。

“文州文州,你也给我签个名吧。”
“好啊。”

喻文州就把黄少天的手从口袋里牵出来,用指尖在黄少天掌心上一笔一画的签下了“喻文州”三个字。

痒痒的。
黄少天的心也痒痒的。

@尖沙咀恶霸鸡蛋仔
收到了书,本子颜值特别高,特别喜欢。真的为几位打call。还是我喜欢的文风,喜欢的太太写了喜欢的cp,幸福感就快要膨胀爆了啊。
果然肉开的非常快急狠,根本下不来啊。
然后,然后就是期待下一本。
谢谢太太!


因为刚刚考完试,脑子一片糊涂,回到家刚拿到书就急急的看了一遍,repo也写的糊涂八遭的,真是谢谢太太这么好。

【叶蓝】一件关于月饼的小事

@狂生_ 中秋快乐

       许博远很难想象怎么会有人不喜欢吃莲蓉月饼。巧的是,叶修也是这么想的,怎么会有人吃不惯五仁月饼。
       更巧的是,许博远讨厌吃五仁月饼,而叶修讨厌莲蓉月饼。

       蓝啊蓝啊:叶修!
       叶不要脸:嗯嗯嗯,在呢。
       蓝啊蓝啊:你怎么会给我寄五仁月饼?
       叶不要脸:嗯?怎么了?
       蓝啊蓝啊:五仁好难吃的。你不会是诚心的吧?
       叶不要脸:小蓝啊,我怎么可能是故意的?
       蓝啊蓝啊:但我喜欢吃莲蓉的啊。
       叶不要脸:/惊讶/惊讶
       叶不要脸:好好好,我错了,我再给你寄。
       叶不要脸:但我可听说,黄少天可喜欢吃五仁的月饼哦。

       许博远看了看手中的莲蓉月饼,又瞥了一眼角落里的一小箱月饼。纠结了一下,毅然决然地放下手中的月饼。

       蓝啊蓝啊:那好吧,你先别寄了。听说今晚有中秋活动,来吗?

       叶修眯起眼睛对着亮莹莹的屏幕笑了笑。
       叶不要脸:好啊。


听人说,一个蓝衣剑客和一个穿的花花绿绿的直男审美的散人在荣耀地图的高崖上坐了一宿。
肩并肩,头挨头。
手偷偷地勾在了一起呢。

fin.
依然很短。
中秋快乐。
莲蓉的真的难吃啊。

【叶蓝】一个关于洋葱圈的小事

@狂生_
双更蛤蛤蛤蛤

       洋葱圈非常好吃,好吃到这种油炸食品也会出现在许博远和叶修的家里。
       尤其是再蘸上花生酱配着黏稠稠的酸奶喝时,简直是最享受的下午茶了。
        作为认为最好能宅在家里吹空调打荣耀美人在怀的靠零食存活的叶修来说,觉得自己媳妇有这样的觉悟真是太好了。
       最好是能再配上一杯徐徐冒着热烟的绿茶,就是叶修在寒冷冬季甚为喜欢的夜宵。
       当然,许博远才不会表示书桌旁一大箱装的是大包大包洋葱圈和绿茶叶包呢。

       “呀,叶修,没有洋葱圈了,出去买啊!”许博远敲敲叶修的桌子,提醒这货该出去了。
       “快快快,包子,小唐!还有最后一个boss我们抓紧时间。”叶修只是紧紧盯着花花绿绿的屏幕,无暇理会。
      “叶修!”
      “嗯嗯嗯,知道了知道了。”叶修点点头,胡乱地敷衍着。
     

       许博远心脏笑着伸出手。
       拔掉网线。
       叶修一脸不可置信地抬头看见了自家小媳妇黑气几乎实体化了。

       得,今天的叶修又被蓝团长拔网线了呢。

fin.

洋葱圈真的很好吃啊,会上瘾。
吃多了还会上火。

【叶蓝】一件关于苹果的小事

    @狂生_
虽然知道让老叶削苹果是件非常不现实的事情

  
      蓝河的职业是剑客,但许博远用刀削苹果时却笨手笨脚的;而君莫笑作为一个拉仇恨十足的散人,叶修却削得一手好苹果。
       后来许博远吃着叶修削的小兔子,悄咪咪地问他为什么削的这么好?
        叶修娴熟地使着小刀,告诉他,以前苏沐橙跟他生闷气,苏沐秋那家伙憋着笑给他出招说沐橙喜欢小兔子。得,没办法,正好手边有一个红彤彤的苹果,就削了个小兔子。
       许博远嗯嗯的听着,又从叶修手上接过了个栩栩如生的小狐狸,问然后呢。
       叶修放下刀,打开荣耀,接着说,然后就没有了,沐橙原谅我了呗。
       许博远啧啧称赞着这个小狐狸,扭过头一看“叶修你不要脸,又抢我蓝溪阁的boss!”
       “蓝啊,你都吃了我的苹果了,就大人有大量,原谅我吧。”
       许博远愤愤的咬下小狐狸的尾巴“休想!”

fin.
很短

一个疯女人的瞎逼逼

@无羡.
妈了个鸡,今天手贱又刷了一次《正魔》,而且非常手贱的点开弹幕。
好生气哦,(`皿´)
我们家薛洋不需要洗白好吗,他做坏事又怎么,你为什么不先了解了解原因呢?
好吧,坦白了说,《魔道祖师》整本书我就喜欢薛洋一个人,仅仅是薛洋一个人。魏无羡蓝忘机江澄金光瑶聂怀桑聂明玦温宁蓝曦臣温情金凌蓝思追蓝景仪晓星尘宋岚阿箐我都不喜欢。
所以我对我能看下来《魔道祖师》感到很惊奇。
٩( ᐛ )و怎么滴。
薛洋该死没错啊,他穷凶恶极,他杀人如麻,他是本书唯一的反派,我这样说您满意吗?
但又怎么样呢?我就是喜欢他啊。
你不能因为他是主角必须要干掉的人就辱骂他啊。吼,照你这么说,叶修是主角,那么喻文州黄少天王杰希许斌韩文清张新杰周泽楷江波涛等等就都是反派喽。
去你姥姥的橘子皮,吓得我抱紧了我怀里的黄少和楷皇。
薛洋少了一根指头是为什么喷子们你们知道吗?就抓着薛洋做过的坏事瞎逼逼,逼逼来逼逼去的,为什么不寻源头呢?
这世间对薛洋不好,那么薛洋凭什么一定要对这人世间好呢?
吼,真可笑啊,凭什么一部分喷子们就一定要要求薛洋有这像晓星尘和宋岚一样的心胸。呵,真是不可言喻。
说洋粉们三观不正,噫,一部分喷子们以为他们喜欢耽美三观就很正吗?别忘了国内现在还是鄙视同性恋的看法。
如果看的小仙女们看了我的文字觉得不适或恶心我的话,请立马关闭,因为你还会更恶心我。
下面是对喷子们的一些话:
诶呦,喜欢薛洋有怎么,吃您家大米了吗?如果您这样想,那不好意思,真是对不住了。
辣鸡洋只是我们洋粉对他的爱称,但是我不希望这两个字从你口中说出来,不然会让我产生一些歧义,然后就会生气的想把你家的给黑一遍。但我真的不想这么做。
我不管我不管,反正我就是喜欢薛洋,我只会写薛洋和薛洋喜欢的人,只接受晓薛,站双道粉的真是对不起了。不是歧视你家cp,只是因为我个人不接受并且不看好。
我知道你也不接受并且不看好我家cp,更重要的是会让你心生恶心,所以请你不要看我的主页,谢谢您的配合。
emmm,对于一些洋粉与喷子肛时扯上魏无羡的这件事,我觉得真是非常抱歉,因为魏无羡有着主角光环,不能与薛洋这种该死的恶人相比。对,那就让他和蓝忘机腻腻歪歪天天去吧。
如果羡粉觉得我上一段说的太过火,纯粹因为嫉妒,忘羡大手天天开车,而我晓薛却天天被喷。
哼,嫉妒使我质壁分离。
希望忘羡粉可以理解我这种自私到极致的心理,如果可以,真的想给理解的小仙女们做一个前手翻体前空翻180°,侧后回翻体转360°,分腿侧翻270°。
不管不管,我就是心疼我洋。
就准你们心疼双道,就不准我悄咪咪的心疼一下我洋的小指?
哼。
当然,嘴长在你脸上,手长在你身上,我不能限制你说话的自由。但我希望我是有维护我家洋的权利的。
最后再垂死挣扎一句,薛洋与晓星尘的情感,不是同道。
引用一下以前翻过的文章标题,道非道。
谢谢能看到最后人,都是小仙女。(´◔◡◔`)

最后表白一下我星潮男神,笔芯。

吹黄大计正式起航

@无羡.
看见头像了吗没错没错就是柯基
都说柯基是黄少天的化身啊
嘚吧嘚吧嘚吧嘚吧嘚吧嘚吧嘚吧嘚吧嘚吧嘚吧嘚吧嘚吧嘚吧嘚吧嘚吧嘚吧嘚吧嘚吧嘚吧

不想写作业并且失去理想
那么我们就来吹黄吧

黄少天是全世界的珍宝,起码来说,他是我心中的那个无冕之王。
黄少天这个人特别好,好到我想把王不留行帽子上的星星摘下来给他。
他眼睛里有光,已经成年但仍带着少年的傲气,眯起眼睛时又能锋利得像一把剑闪着剑光。
他乐观开朗健谈,跟他在一起你不会感到寂寞,他带给你的阳光似乎能把一切阴霾驱散;但不要忘了,他可是全联盟最出名的机会主义者啊,他擅长隐没在黑暗里,他总是孤独的啊。

他享受孤独吗?
我并不知道,但喻队、瀚文、郑轩、李远、徐景熙、宋晓会在他身边。

蓝雨仍会有很多夏天。

妖刀是他。
蓝雨双核是他。
最为出色的机会主义者也是他。

爱他。
黄先生。

如果以后能有机会养只柯基,
一定会把门栏设的高一些。

耶。

【黑遍全魔道】百度一下,你就知道

@无羡.
百度一下,你就知道
如果在百度上搜索男神们的名字会出来什么————————————
纯属虚构,如有雷同
侵删喽

薛洋
薛洋——百度搜索
·薛洋垃圾话语录
·论薛洋今天向晓星尘讨糖吃了吗——百度贴吧
·薛记糖果铺子——淘宝
·啊啊啊啊啊啊洋洋我爱你啊啊啊给你买糖天天买啊啊啊洋洋你怎么这么可爱啊啊啊——表白墙
·薛洋与阿箐互怼记录【1】【2】【3】
·李涛我小星星与辣鸡洋是实锤吗
·舌头茶怎么制作——百度知道
·薛洋黑似粉.粉似黑

晓星尘
晓星尘——百度搜索
·晓星尘照片
·818晓星尘与隔壁王杰希有什么相似的关系
·晓星尘今天给薛洋糖吃了吗?——百度贴吧
·我怎样才能嫁给晓星尘?!在线等急!
·明月清风晓星尘,踏马逼十恶不赦薛成美是什么鬼!不是傲雪凌霜宋子琛吗?感觉全世界都在拆我cp——知乎
.啊啊啊小星星他有辣么——好,麻麻我要嫁给他!!!——表白墙
·今天我晓薛从柜子里出来了吗

阿箐
阿箐——百度搜索
·阿箐直播嘲笑薛洋平地摔倒
·阿箐式撒娇
·啊啊啊阿箐就是我心目中的女友啊啊啊情敌们来战吧阿西吧!——表白墙
·阿箐与薛洋互怼记录【4】【5】【6】
·阿箐与我宋道长秀恩爱怎么破!
·宋岚当众表白阿箐,晓星尘手把手托付
·阿箐竟是知名美妆博主……!
·老娘一杆杆夺死你

魏无羡
魏无羡——百度搜索
·魏无羡竟是晓星尘师侄!点击查看……
·蓝启仁气急怒斥魏无羡不知羞耻!
·小苹果喂养日记——魏无羡著
·世风日下黑发红带男子竟与蓝衣男子当众调笑,究竟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泯灭?——百度新闻
·“魔稻祖师”魏无羡培养出新品种水稻
·忘羡R18文本
·忘羡大手天天开车,而我cp还在柜里/暴风哭泣

蓝忘机
蓝忘机——百度搜索
·蓝忘机图片
·蓝忘机经典语录
·蓝忘机无限宠溺魏无羡,看看别人家的男朋友,再看看你的男朋友!
·蓝忘机一个面瘫脸有什么好的,还是个gay,教坏祖国未来!——知乎,匿名
·蓝粉羡粉纷纷回怼匿名,掀起对同性恋的看法
·兔子饲养指南——蓝忘机著
·蓝忘机与魏无羡恩爱记录
·忘羡粉天天醉死在糖罐里
·天天就是天天

蓝曦臣
蓝曦臣——百度搜索
·蓝曦臣美图
·啊我手机屏幕脏了,舔我泽芜君
·啊啊啊表白蓝涣,爱你嗷嗷嗷——表白墙
·和女友啪啪啪,她总是喊蓝曦臣,我是不是被绿了?
·蓝曦臣最终归属究竟是金光瑶还是江澄?
·蓝曦臣.读弟机
·蓝曦臣私下竟是表情包大手

金光瑶
金光瑶——百度搜索
·金光瑶真实身高
·那一天我们终究没有知道金光瑶垫了多少厘米的鞋垫
·像你这样在兰陵是要被先砍头再抽鞋垫的
·恶友组
·金光瑶竟在小巷私会蓝曦臣?!
·我不管我不管瑶妹就该嫁给我!——表白墙
·金光瑶身世成迷
·薛洋每天给金光瑶寄鞋垫,货到付款

江澄
江澄——百度搜索
·江澄图片
·江澄狂怼魏无羡死给
·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澄与狗对愁眠
姑苏云深不知处,忘羡夫夫正天天
·舅舅我要嫁给你啊!!!——表白墙
·江澄与魏无羡暖心过往 如今竟成冤家!
·妈的死给!

————————————————
私设依旧,只供娱乐
表要打我/顶锅跑
爱生活爱洋洋
´_>`

【晓薛】我对象是个精神病(1)

@无羡.
#第一次开长篇,ooc及私设请见谅
#第一次接触这种题材,请多多捉虫

       薛洋第一次看见晓星尘是在医院的病房里,那时的他,耳朵上端端正正地戴着一副白色耳机,目不转睛地盯着平板屏幕,安安静静地看着电视剧。
       整个人看上去既乖巧又腼腆。
       但毕竟是一米八几的人了,这样形容不太好。
       不如闷骚又明骚?

       打住打住!
       他低头迅速翻了翻手中的病历薄——

晓星尘。
男。
26岁。
患有轻度人格分裂症,正常/暴躁
有中度妄想症,但病情有向严重发展的倾向。
具体情况:不配合治疗。

       这可就麻烦了,最讨厌不配合治疗的病人了。
       薛洋烦躁地揪揪头发。
       显然晓星尘正沉浸于男主为了救女主和男二互怼然后产生感情惺惺相惜最后搞基到床上干了一炮可怜的女主成了个推动故事情节发展的炮灰NPC的狗血剧情中无法自拔。
       一时间,病房里空气安静如鸡。
       薛洋想了想,这时间的晓星尘应该是处于一个正常一些的人格。
       “你好,晓星尘。我是你的主治医生,薛洋。”薛洋从墙角的板凳上站起来,觉得自己应该说些什么,便站在晓星尘的病床前,向他介绍自己。

“。。。”

       事实上,晓星尘并未说过一句话,甚至,没有抬头正视过薛洋一眼。
       薛洋以为他没听见,又重复了一遍。

      “您好,我是薛洋。”
      “。。。”

       最害怕空气突然尴尬。
       脸上笑嘻嘻心里mmp.jpg
       薛洋内心似乎有一只霸王龙吼叫着,到处破坏、发泄着口吐焰火。
       但是多年寒窗苦读以及作为医生良好的教养让他把即将脱口而出的“艹你妈,晓星尘你是哑巴吗?”咽了下去,沉在肚里成为一颗深水炸弹。
       薛洋觉得晓星尘的第二人格是孤僻而不是暴躁。
       薛洋觉得他再待下去就有些不要脸了,人家分明是不想跟你说话,还热脸去贴冷屁股。

呸!
他娘的!

       薛洋又一次烦躁的走了出去,伴随着巨大的关门声。
      第一次见面,终究是以薛洋单方面的两句话而不愉快的结束了。

——————————————————————
爱生活爱洋洋。

´_>`